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追查硕鼠:大数据立威 传上海基金公司半数卷入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泰安期货配资网上预约系统-港股配资,全球期货配资

  近期监管层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的监察力度无疑让这些隐藏已久的硕鼠一一显形,仅今年至今5个月来就已经8位硕鼠定性,另有多名基金行业人士卷入传闻当中。

  “据我听说的消息是上海基金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公司卷进去一半,没有一个名单,但是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有传闻。”

  “硕鼠,刺重敛也。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后遂用作重敛之下,民不聊生的典实。

  自古硕鼠皆人恨,但是同样的,硕鼠也是消灭不尽的。

  基金行业,也有着这样一批硕鼠,自2007年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开了老鼠仓的先河后,近年来已被确定的硕鼠达到了23只,平均每年出现3只。

  近期监管层的监察力度无疑让这些隐藏已久的硕鼠一一显形,仅今年至今5个月来就已经8位硕鼠定性,另有多名基金行业人士卷入传闻当中。

  为何“老鼠仓”较以往如此高频发生?

  鼠患不除,行业难以成长。

  2014年1-5月:基金行业草木皆兵

  基金行业当下谈“鼠”色变,人人自危,谁都在揣测下一个被逮的会是谁?

  5月16日,两名券商研究员被边控的消息席卷业界。这是近期捕鼠行动第一次波及券商资管行业。

  5月9日,证监会通报了三起资产管理行业相关人员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并公布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且已陆续启动调查工作。

  从今年3月份曾经的公募基金冠军厉建超因涉嫌老鼠仓被查,到5月份华宝兴业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原基金经理牟旭东被牵出,再到华夏基金原基金经理罗泽萍以及多名海富通最近离任或离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职的基金经理均被指涉嫌老鼠仓,加上汇添富苏竞、汇丰晋信钟小婧、原嘉实及上投摩根的欧宝林、光大保德信钱钧被证监会先后定性,今年来,已有超过8名基金从业人员爆出老鼠仓,这样的数量无疑远远超过往年。

  证监会大规模的“捕鼠”力度空前绝后,有十几家基金公司涉老鼠仓,公募基金圈内草木皆兵。甚至不少沪上基金公司人士均对记者表示上海成为了老鼠仓高发地带,“据我听说的消息是上海基金公司卷进去一半,没有一个名单,但是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有传闻。”

  甚至于一些基金公司已要求所有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上缴护照并不许轻易请假,不少基金经理为避嫌,甚至纷从微信群中退出。

  “现在对基金经理来说影响特别大,不但要避免卷入风波,原本基金经理看好的个股都不知道能不能买了。”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对记者透露。

  而业内盛传的证监会50人彻查名单无疑将今年涉案人数冲上历年之最,并远远高于往年总和。一直以来,证监会在查处老鼠仓上同花顺里面能不能配资始终不遗余力,但如此大规模地地毯式查处实属首次,据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督察长透露,接下来仍会有大动作,证监会不会简单的“三分钟热度”。

  不光如此,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被查处的证券违法案件不仅已经遍布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管、上市公司大股东、券商资管、券商保代等各个市场主体均有涉及,涉案公司的规模和人员的名气越来越大。

  私募再次成为监管层目标,并且此次拿来开刀的均为大佬,徐翔和王亚伟先后陷入传闻,此外,平安、国寿、太平也一一中枪。

  纵观今年来发生的各种老鼠仓事件,可以看到不少仍可以冠以第一次的头衔,例如钟小婧和罗泽萍的“第一次女性基金经理涉案”;海富通的“第一次同一家基金公司多人涉案”;厉建超的“第一位冠军基金经理”。

  但是从涉案金额和获利角度来看,今年的老鼠仓并未有新意,除钟小婧亏损8.5万元外,余下多则案件获利金额仅在百万元上下。

  但2014年,无疑可以被冠以“金融行业的鼠疫爆发年”。

  在这样一个大因素下,基金经理们变得畏手畏脚,甚至不少选择了逃离。数据显示,截至5月14日,今年以来已有多达465只基金出现基金经理变更,其中超过200只基金涉及基金经理离任。同样,这个数据已经远超历年全年表现。

  此外,不少基金公司均对记者表示,“不要再问了,基金经理都已经怕了。”据华南一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行业内态度略显低迷。

  2013年:老鼠仓喋喋不休,数个第一

  其实,从2013年起,老鼠仓就搅动了整个基金行业,博时、万家、易方达等多家基金公司涉嫌老鼠仓案无疑将市场情绪变得极为恐慌。

  “今年的捕鼠行动只能说是一个后续,去年才是监管层真正准备行动的初始。”上述沪上市场部人士坦言。

  不难看到,相比今年来的老鼠仓,2013年所牵涉的各个案例金额均相对较大,此前马乐案被业内称为公募史上最大老鼠仓,而10亿元在彼时也定性为涉案最大金额,获利1800万轰动业内。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2007年至今多起老鼠仓案例中涉案金额均在百万元左右,高于1亿元的寥寥无几,除马乐外,仅光大保德信许春茂 、交银施罗德郑拓和招商基金杨奕达到该标准,分别涉案1.85亿元、5亿元和3亿元。

  故而10亿元在当时足以“笑傲群雄”。但此后,马喜德团伙共同涉案的35亿元让业内感到触目惊心,这样的规模已经相当于一只不小的公募基金,并且马喜德从中获利2300万元,这等同于一家表现较好的次新基金公司一年的利润。

  相比起上述多人的犯案,万家邹昱无疑掀起了一连串反应。邹昱牵连出的债市风波让债券老鼠仓首次摆在行业面前,随后更是到中信证券、齐鲁银行,再到易方达、西南证券,一环接一环,让2013年的基金行业同样蒙上一层阴影。

  最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年末,上海基金圈同样陷入信任危机,11月27日市场曾传出消息称沪上基金圈5名基金经理陷入老鼠仓,随后由于同行之间相互指认造成大量踩踏事件,至少有9家基金公司先后被传闻波及。

  2007.1-2014.5:大数据立威

  证监会大数据再次立威。

  纵观老鼠仓的历史,自2007年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开了老鼠仓的先河后,各种各样的老鼠仓案例层出不穷,从最早的是利用亲友账户,提前买入一只或多只个股牟利,到上市公司、券商、基金三线一体圈内消息交流,老鼠仓手法可谓越发巧妙。而监管层对老鼠仓的定性却显得越发模糊。

  “范围越来越广,监管越来越严。”上述沪上大型基金公司督察长分析道。

  其实,这并非大数据第一次在基金行业发威。

  14年前,震惊公募基金业的《基金黑幕》一文,即脱胎于中国证券市场建立10年后,第一份对机构交易行为有确切叙述的“大数据”报告。

  报告跟踪了1999年8月9日至2000年4月28日期间,国内10家基金公司旗下22只基金的大宗股票交易记录,详尽分析出其操作行为存大量违规、违法事实。

  而14年后,大数据进步神速,“现在是除非监管层不想管,不然根本没有大数据查不到的。”上述沪上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坦言。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